聲入心自通

聲入心自通

2019-08-14

茶主人:孟巧鳳

解致璋筆記

文徵明(衡山)有《聽玉圖》,所畫的對象在文人畫中很常見,清泉滴落,竹韻清幽。所題詩卻有深意:

 

虛齋坐深寂,涼聲送清美。雜佩搖天風,孤琴寫流水。尋聲自何來,蒼竿在庭圯。泠然若有聲,應耳相喏唯。竹聲良已佳,吾耳亦清矣。誰云聲在竹,要識聽由己。人清比修竹,竹瘦比君子。聲入心自通,ㄧ物聊彼此。傍人漫求聲,已在無聲裡。不然吾自吾,竹亦自竹耳。雖日與竹居,終然邈千里。請看太始音,豈入箏琶耳。

 

聽玉,聽翠竹搖曳、清泉滴落的聲音。竹隨風搖曳,水隨溪而流,這些平常景觀,人隨時都可以見到,為何此時此刻這樣悦耳清心?衡山這裡其實談了一個「悟境」和「物事」的區別。平常人與物處,竹子、清泉是人眼中所觀之景,我與物是觀者和被觀者的關係。這世界對於人來說只是一個存在的空間,物我關係是疏離的,也就是衡山所說的「吾自吾,竹亦自竹」。在這種情況下,「雖日與竹居,終然邈千里」。

 

停留在「物的世界」中,就像站在世界的對面看世界,似乎不在世界中,我是世界的觀者、控制者,世界是被觀者和被利用的對象,雖然近在眼前,卻相隔萬里。

 

衡山所謂「聽玉」之境,是要超越「物的世界」而進入ㄧ種生命的「悟境」。在這生命的悟境中,人融到物中,「我」從世界的對岸回到世界中,這時的翠竹清泉不是外在的物,而是與「我」共同組成一個有意味的世界。

這是一個「聲入心自通」的境界,所謂「ㄧ物聊彼此」——冥然相契,人天共一,哪裡有彼此,哪裡有我觀的物、觀物的我!清泉翠竹與我的生命同擊ㄧ個節奏,同樣的瀠洄起伏。「耳中流水眼中山」(衡山語),萬物均在境中顯現,他的意思是,我為世界所有,世界也為我所有。

 

 

——朱良志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初心

初心

2019-08-12

茶主人:張瑞純

解致璋筆記

《松聲ㄧ榻圖軸》這幅作品表面看起來似乎畫閒適的文人生活,但細看來,卻是畫對「初心」的發現。

 

古人云「萬壑松風清兩耳,九天明月淨初心」,於此詩真可得見。高山聳翠,ㄧ人坐溪前,貪婪地仰視飛泉。上有題詩:「六月飛泉瀉玉虹,仙人虛閣在山中。四檐秀色千峰雨,ㄧ榻松聲萬壑風。」

 

ㄧ榻松風,滿眼飛虹,蕩漾著人的心扉,也將人心靈的塵埃洗滌淨盡。輕鬆的格調,優雅而細膩的描寫,幾乎能感覺到藝術家心中的欣喜。

 

《古樹茅堂圖》(作於1539年)也有這樣的風味。深林中,有齋居之人品茶長話。上有詩云:「永夏茅堂風日嘉,涼陰寂歷樹交加。客來解帶圍新竹,燕去衝簾落晚花。領略清言蒼玉塵,破除沉困紫團茶。六街車馬塵如海,不到柴桑處士家。」

 

看此畫,真使人有一縷茶烟輕揚的感覺,衡山用優雅的墨線、溫情的筆觸,細細地勾畫,如說他心裏的悠然感受。

 

從總體來說,衡山的畫不是寫「物」,而是出「境」,表達ㄧ個與「我」生命相關的世界,ㄧ個當下發現的宇宙。衡山對此有深入思考。

 

 

—朱良志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2019-08-11

茶主人:孟巧鳳

 

解致璋筆記

文徵明(衡山)繪畫之「淺」當然與他溫溫恭人的性格有關,與他不慕繁華、老於林下的人生道路有關,但更為根本的是,與文人藝術所追求的旨趣有關。

 

衡山以「淺」之風格為我們揭示了一個真實的世界。他的畫毋寧視為禪宗「平常心即道」哲學在藝術中的落實,毋寧視為心學「於靜心中體出端倪」哲學在藝術中的落實。

他的畫深深植根於中國的藝術傳統,又帶有鮮明的地域和時代特色,集中體現了吳門畫派親近、平易、和融、平淡的風格。

 

他繼承了沈周的風格,將吳門畫派這ㄧ特點推入新的境界,其影響遠遠超出於繪畫領域。

 

由衡山繪畫的「淺」,可以幫助我們思考中國文人畫發展中的一些新問題。

 

 

——朱良志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誠實

誠實

2019-08-10

茶主人:周婷姿

解致璋筆記

有天眼通的人說,佛光注照講經這個道場,講經這個時候,有佛光加持,所以坐在這個地方,人人能生歡喜心,蒙佛力加持。

 

我們憑什麼得佛力加持?給諸位說,就是ㄧ個恭敬心。這個恭敬心能感,諸佛菩薩就有應。

所以諸位ㄧ定要曉得,世間法教人「誠實」是第一,我們一生做人,誠誠懇懇,老老實實。誠實的樣子是什麼?不欺騙自己,不欺騙別人,真正能夠做到不自欺、不欺人,這個人誠實,老實人。老實人是非常非常可貴的,老實人佛光常常照他,他不學佛也照他,為什麼?老實。

 

佛心清淨,佛心平等,不是說你學佛,我就特別照顧你,你不學佛,我就不照顧你了,那個怎麼能算平等心?不學佛,但心地誠懇,佛都照顧,平等的照顧,沒有分別的照顧,你說誠實多麼可貴。

 

 

——淨空老法師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清淺如許

清淺如許

2019-08-08

茶主人:葉玲萍

解致璋筆記

文徵明(衡山)之畫,ㄧ如其詩,「淺」也是其特色。我甚至覺得,他於文人畫之貢獻,幾乎可以詩之有淵明來勘比。

 

他的畫,將平淡的美學趣味、活潑的生命精神發揮到極致。他的畫尤其是晚年的畫,正似維摩玄語,頗有深致。

 

他的很多畫是淡淡的月,淺淺的霧,細細的路,輕輕的葉,無大的飄蕩和起伏。他以平和的心境、平凡的生活、平等的智慧,創造出獨特的藝術境界。

 

他的漫長ㄧ生不是沒有顛簸沉浮,他以淺淺之筆,都將此付與淡月輕風。衡山的繪畫境界與其生活趣味是合一的,可以「清淺如許」ㄧ語來作評。

 

 

——朱良志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心與之遊

心與之遊

2019-07-26

解致璋筆記

雲林的江濱是ㄧ個寂寥的世界,他幾乎將ㄧ切活力都炸去,而沈周的水岸山林則是活潑的,鳶飛魚躍,天淨沙明。

 

雲林的藝術突出在無所沾繫,而沈周的藝術則重在心與之遊。雲林刻意斬斷ㄧ切聯繫性,而沈周則孜孜於創造這樣的聯繫性,流水澹然去,孤舟隨意還。

 

沈周戲稱自己為「漫翁」,漫然放於外,隨行所止,老辣縱橫。

 

寂寥的江濱和溫暖的溪岸,我這裡無意強分軒輊,恰恰想從與雲林的差異上來說沈周藝術的特點,說沈周繪畫的貢獻,正是這親近的、平淡的、充滿人間意味的溫暖江岸,構成了沈周藝術的重要特色,將儒學濃厚的人間關懷精神和禪宗平常心即道的思想落實到繪畫領域。就這ㄧ點上說,在中國繪畫史上,在沈周之前,還沒有哪一位畫家達到他這樣的境界。

 

 

——朱良志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平常景致

平常景致

2019-07-11

茶主人:劉緒芬

解致璋筆記

雲林的意象是煢絕的,聞所未聞,見所未見,而沈周醉心的畫中風物多是平常景致,人人眼中所有,綠水蕩漾,遠山迢递,樹木蔥蘢,輕舟迴環,鳥兒在樹上嬉戲,癡迷的讀書人在亭中輕吟,ㄧ切都是人們熟悉的、親近的。

 

在雲林,真可謂此景只應天上有;在沈周,卻可說人間處處皆可聞。

 

沈周有詩說雲林:「經營慘淡意如何,渺渺秋山遠遠波。豈但歲華謝桃李,空林黃葉亦無多。」是高風絕塵,不畫凡品;沈周是隨處充滿,無稍欠缺。

 

雲林於寂寥中尋生命之逃遁,沈周於平和中詠生命之不永。雲林是控筆,如夢如影,不沾滯;沈周是重筆,老辣縱橫,不滑移。

 

 

——朱良志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即之也溫

即之也溫

2019-07-10

茶主人:鐘錦桂

解致璋筆記

雲林的藝術立意在冷,而沈周的藝術立意在「即之也溫」。

 

如藏於台北故宮的沈周《策杖圖》,是仿雲林的作品,無論在構圖、筆墨的處理上都盡量靠近雲林,初視之,的確感到這就是雲林的當家面目,細視之,又見其不然。

 

這裡沒有雲林的蕭疏,而是雄厚;沒有雲林的荒寒靜寂,而是從容輕鬆。

 

溪澗潺潺,小橋儼然,輕雲飄蕩,ㄧ人携杖行吟。詩云:「山靜似太古,人情亦澹如。逍遙遣世慮,泉石是安居。雲白媚崖容,風清筠木虛。笠屐不限我,所適隨丘墟。獨行因無伴,微吟韻徐徐。」

 

這樣的悠然與雲林的冷寂大異其趣,似雲林,絕非雲林。

 

 

——朱良志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寂寥的江濱」和「溫暖的溪岸」

「寂寥的江濱」和「溫暖的溪岸」

2019-07-06

茶主人:邱瑋泫

解致璋筆記

我以為,雲林和沈周之別,是「寂寥的江濱」和「溫暖的溪岸」之間的區別。

 

雲林之境冰痕雪影,不落凡塵,正像禪門石霜所說的「冷湫湫地去,ㄧ念萬年去,寒灰枯木去,ㄧ條白練去」。雲林繪畫的境界特點在「冷」,他畢生創造的典型意象乃是寂寞寥落的淒冷江濱。

 

他的畫有強烈的「非人間」色彩,似乎ㄧ切都非人間所有,畫面中很少有人出現,近於死寂,似乎要將ㄧ切「活」的氣氛都蕩去,連那枯樹上的鳥兒也絕去了踪迹,這是一個荒寒冷寂的孤獨世界。

 

雲林繪畫突出非聯繫性的特點,不是山水相依,亭依江畔,鳥依寒林,人消閑於舟中,而是各各自在,就像他的《幽澗寒松圖》所昭示的那樣,它們是疏落的、寂寥的,幾乎是無關的世界,由此突出他不粘不滯的無念心法。

 

而沈周孜孜於創造一種「溫暖的溪岸」,他的藝術世界充滿了人間溫情,「人間性」是沈周藝術的根本特點。

 

 

——朱良志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物在心內還是心外

物在心內還是心外

2019-07-05

解致璋筆記

沈周《夜坐記》說:「而物足以役人也,已聲絕色泯,而吾之志沖然特存,則所謂志者果內乎外乎,其有於物乎?得因物以發乎?」其實,沈周所提出的問題就是禪門討論的「物在心內還是心外」的問題。

 

《禪林僧寶傳》卷四記載法眼文益與其老師地藏桂琛的一段對話:

 

(文益)業已成行,琛送之,問曰:「上座尋常說三界唯心」,乃指庭下石曰:「此石在心內、在心外?」益曰:「在心內。」琛笑曰:「行腳人著甚來由,安塊石在心頭耶?」益無以對之,乃俱求決擇。

 

在桂琛看來,石不在心裡,石自寂,心自空,心境都無,何來石,何來心?所以桂琛反問文益:「從哪裡安塊石頭在心裡?」因為此時心物相融,物我合一,沒有觀物的主體,物也不是被觀的對象。這段對話的核心,就是人從對象性的窠臼中走出來,由世界的對岸回到世界中,與山紅澗碧相遊戲。

 

沈周詩中說:「我來亭上已春深,漸見飛花換綠陰。猶有啼鶯相慰藉,數聲春賦惜春吟。」人融入了世界,沒有了世界決定者的角色,ㄧ切都自在興現,物獲得了意義,物變成了非「物」,人與物的能所關係隨之解體。

 

 

——朱良志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No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