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侘茶」精神

「侘茶」精神

2018-09-28

解致璋筆記

入此室者,外離人我之間,內蓄柔和之德,至交相接之傾,謹敬清寂,卒及天下泰平。

——珠光禪師

 

 

日本室町時代中期以後(15世紀後期),幕府經濟陷入困境,影響所及村田珠光的「侘茶」—崇尚幽靜寂簡的喝茶風於焉興起。至此,茶具從中國的「唐物」轉為日本的備前燒及信樂燒等的「和物」,欣賞角度亦由崇尚華麗轉為欣賞不完全的美。其後,武野紹鷗及其弟子千利休均承繼了「侘茶」精神,武野紹鷗的「侘」為離塵遺世的遁隱枯寂,千利休的「侘」則是在簡素淨寂中有股躍動的生命力。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片段的真理和片段的知識是一樣的

每天簡單、完整而覺醒的生活是如此的令人陶醉

因虛靜即可應化無窮,故有為

真正藝術精神只有在自動中,方有的

真正藝術精神只有在自動中,方有的

2018-09-21

解致璋筆記

真正藝術精神只有在自動中,方有的。這也就是我重視中國畫為高士的一種消遣,而不限是ㄧ個職業藝術家的作品之理由。只有在遊戲精神能夠維持時,藝術方不致於成為商業化。

——林語堂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藝術是創造,也是消遣

藝術是創造,也是消遣

2018-09-20

解致璋筆記

藝術是創造,也是消遣。這兩個概念中,我以為以藝術為消遣,或以藝術為人類精神的一種遊戲,是更為重要。我雖然最喜歡各式不朽的創作,不論它是圖畫、建築、或文學,但我相信只有在許多的一般人民都喜歡以藝術為消遣,而不一定希望有不朽的成就時,真正的藝術精神方能成為普遍而瀰漫於社會之中。 

——林語堂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我們心中不可沒有詩意詩境,但卻不必定要做詩

我們心中不可沒有詩意詩境,但卻不必定要做詩

2018-09-19

解致璋筆記

記得我在同郭君的通信裏曾說過:「我們心中不可沒有詩意詩境,但卻不必定要做詩。」這兩句話曾引起他ㄧ大篇的名論,說詩是寫出的,不是做出的。他這話我自然是同意的。

我不是詩人,我卻主張詩人是人類底光和愛和熱的鼓吹者。高爾基說過:「詩不是屬於現實部分的事實,而是屬於那比現實更高部分的事實。」歌德也說:「應該拿現實提舉到和詩ㄧ般地高。」這也是我對於詩和現實的見解。

—— 宗白華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度物象而取其真

度物象而取其真

2018-09-19

解致璋筆記

五代荊浩是山水畫家,非常有名氣,他所作的《筆法記》是第一篇討論水墨畫的理論著作。他認為繪畫只畫外在的表象不能反應這個世界的真實,水墨畫「度物象而取其真」,水墨畫是發現外在世界真境的一種形式。

唐代王維在《山水訣》中說:「夫畫道之中,水墨最為上。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水墨這種形式在真性上表現這個世界的秘密,水墨有助於我們從表象而投向縱深,從形式而到意義。

水墨畫關注的是世界背後的意義,而不是世界外在的形式。

—— 朱良志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什麼樣的作品是好的作品?

什麼樣的作品是好的作品?

2018-09-18

解致璋筆記

什麼樣的作品是好的作品?什麼樣的作品是壞的作品?你一定要全篇詩集中起來,產生一種感動的力量,帶給讀者一種鮮明的感受,這樣才是好的作品。你寫得散漫駁雜,那一定不是好的作品。 

—— 葉嘉瑩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詞之為體,要眇宜修

詞之為體,要眇宜修

2018-09-17

解致璋筆記

王國維在他的《人間詞話》裡邊為詞的性質下了這樣的幾句定義:「詞之為體,要眇宜修。能言詩之所不能言,而不能盡言詩之所能言。詩之境闊,詞之言長。」

 

「要眇宜修」這四個字出於《楚辭·九歌·湘君》的這篇,是寫湘水上的一個神靈的。裡邊有一句說:「美要眇兮宜修」,所以是一種美,說這種美是一種「要眇宜修」的美。

 

「要眇宜修」是什麼樣的美呢?《楚辭》有王逸的注解。王逸說「要眇」是「好貌」,就是ㄧ種美好的樣子。他說「修」是‘飾’也,「修」是說這種美是帶著有裝飾的一種很精巧的美。

 

《楚辭》有王逸的注解,還有洪興祖的《補注》。洪興祖說「要眇宜修」是形容湘君的容德之美。洪興祖認為「要眇宜修」所寫的美好,是一種女子的美,而且是從內在到外在。有些人的美只是外面的美麗,容德之美是內在與外在統一結合起來的一種美。

 

另外在《楚辭·遠遊》篇的注解上,洪興祖說「要眇」是精微貌。

 


我們如果把《楚辭》裡邊兩處「要眇」的字出現的注解結合起來看,我們就知道,所謂「要眇宜修」的美是寫一種女性的美,是最精緻的最細膩的最纖細的最幽微的,而且是帶有裝飾、非常精巧的一種美。

 

詞,王國維說了:「詞之為體,要眇宜修」,就是有這樣的一種美。

—— 葉嘉瑩

FOLLOW US

清香斋二号院

清香齋二號院. 台北市杭州南路一段71巷2號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説明
No more posts.